Search

"我见过上帝,我能看见过去和未来,这个世界在2012年就已经死了”



心情低落的一天晚上,我在海边的木栈道来回来去的走,面前是连接旧金山和奥克兰的海湾大桥,我坐在木栈道尽头的长椅上享受着海风。后来,有个黑人大叔在旁边坐下来,通常在晚上任何陌生人的靠近都会引起我的警觉,那天晚上却因为心情不好而变得更友好,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。我问他,你最害怕的是什么?他说,大概是死了之后会下地狱吧。我问,你真的相信有地狱吗?他沉默片刻,摇摇头说,不,我不会下地狱的,我见过上帝


我瞪大了眼,你见过上帝?


于是他开始把他的一整个人生都向我娓娓道来。


他来自波士顿,高中毕业的时候,决定一个人搭车去旅行。他搭车环游了整个东海岸,北上至加拿大,再一路南下到佛罗里达,一路上读了很多跟生死、宗教、灵性有关的书,也包括有名的西藏生死书和长青哲学。他记得很清楚,到达佛罗里达西棕榈滩的那天是1981年12月7日,那天他正好读到圣经新约罗马书第七章。就在那天,有那么一刻,他感到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,像是头盖骨突然被打开了,接下来他好像看见了上帝,然后他就像重生了一般。用他的原话说,从那一天之后,他就变成了一个重生的婴儿,最开始步履蹒跚,他像是被指引一样,去到了他人生第二个重要的教堂,在那里,他从婴儿变成了成人。他说,在第二个教堂他获得了上帝给他的神圣的礼物,其中包括治愈他人的能力,和预见未来的能力。也许是怕我不信,他不停地重复,我能预见未来,不骗你,我真的能。他说,自那之后,好几次他都能精准的提前看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,这帮他赢了很多跟朋友的球赛赌约。并且,每当身边的朋友身体有不适,他会要求朋友祈祷,他用手触碰朋友的身体,朋友身体的不适就会渐渐退去。


后来,他成为了一个毒贩,也因此赚了很多钱。但也因为吸毒过量,他完全的失去了嗅觉,也失去了他的家。再后来,他因为车祸入狱两个月,出狱之后,他就从波士顿一路西行来到了旧金山。他说1993年是他最快乐的一年,那一年,他遇见了一个人,“她是我这一生唯一一个女朋友”,他们在一起听摇滚、看棒球赛,那一年他跟朋友一起成立了一个乐队,在各个酒吧演出。后来,女朋友被迫指婚给她的上级,她不愿意屈就这段婚姻,一路从旧金山逃回了老家佛罗里达,也因此离开了他。他说,那段分手真的让我心碎,我一直在听Medicine乐队的The buried life,里面的前七首歌讲的简直就是我和她的故事。


我问,你跟家里的关系如何,爸爸妈妈还在世吗?他说,我爸爸,现在也许还活着吧,我也不知道,18岁那年打了他之后,我们就再也没说过话。我们家兄弟姐妹四个人,妹妹们都粘着妈妈,小时候我是唯一一个跟爸爸亲近的,我其实挺想他的,唉,希望他现在还活着。


后来,他开始抬头看夜空里的星星。他说,你看,天上这些星星,肯定有个什么地方,那里也有生命,跟我们一样的生命。有时候我看着夜空我就在想,我是个来自地球的人,但是我已经不认识这个世界了,这不是我的世界。人们之间除了手机和屏幕,再也没有个体之间的深刻联系。也许这个世界真的在2012年世界末日的时候就死了吧。现在的人们真的跟七八十年代的人们完全不一样了,现在的人都丧失了生命的本原。他不住的摇头。


我请他为我画一幅他的生命,他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次月食,那是1981年的月食,在爱荷华,他说,在月亮完全被挡住的那一瞬间,他向天空望去,天上的星星突然变得远近错落有致,一切都不再是一个平面了,而是立体的,就像是突然掉进了银河一般。他想了想,最终还是决定把今晚的星空画下来,作为送给我的答案。我在一旁冻得发抖,他在我身边作画。他每画一颗星星,都要抬头看看天空,生怕画错了它的位置和样子。我最后问他,你这一生,最害怕的是什么。他想了想,苦苦一笑,说,怕孤独终老吧,怕这辈子都遇不到一个可以娶的女人,你知道啊,谁不希望被爱呢。


他在画下面写“Foundation for Public Broadcast presents the lovely Xiaoning who inspires life in those who need it. Look up. Please stay alive.”(Foundation for Public Broadcast是他曾经的乐队的名字)


走之前,我对他说,我觉得你的人生远大于一份玻璃清洁工的工作。你对宇宙和生命有爱和思考,你经历过人类最美好的年代,你有着内在的生命力和对世界的激情,把你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吧,也许其中有一些人会被你启发,也许你会在其中找到真正可以陪伴你走一生的那个人,好好生活,一切都会变得更好。


我道谢,离开,已经在寒风中坐了一个多小时瑟瑟发抖,心里却因为这个也许再也见不到的陌生人而充满感慨。谁的人生不坎坷,对他而言也许这个世界正在变得冰冷和陌生,其实对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看过很多关于六十年代美国爱之夏(Summer of Love)的纪录片,向往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的触感和温度,科技给予了我们很多,也夺去了很多,一切都是公平的。世界本就浩瀚无垠、变化莫测,我们本就渺小和孤单,希望人与人之间还留有一些温度可以让我们抵御严寒。

0 views

Social Media

Connect with Us

Useful Link

(C) Copyright 2019 Viva la Vida, Inc. All right reserved. Various trademarks hel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.